不过托这个人的福这一次的平民老百姓所在的区

   今日的月却格外不同,被通明的火光映的发红,被震天的杀声惊的更高。
 
    卑鄙的外来入侵者们,终于是按耐不住他们的贪婪,在这般美好的夜晚中,采取了他们入侵的计划。
 
    可是他们却没有像是北方的同胞那般的好运,在毫无阻挡的情况下长驱直入的抵达了首都城内。
 
    在这个不起眼的佛城小城里,他们刚刚走到外围,就受到了来自于地方政府军队的顽强的抵抗。
 
    八旗将军府在最近收到了大批的来自于不明组织的捐款捐物,更有甚者还在一天清早起来的时候,在他们的驻军营地外,收到了整整一车皮的军火。
 
    这让原本就摩拳擦掌的将军府内彪悍的军士们更是士气大振,混合着原有的装备,就将自己给武装到了牙齿。
 
    在这个黑夜中竟然能与装备精良,人数足足有他们两倍之多的联军们,暂时性的打了个势均力敌。
 
    ‘嗖嗖嗖’
 
    子弹在夜空中划破空气的声音伴随着比爆竹更加响亮的枪声,让那些城内的原本早已经陷入熟睡梦乡中的人,也跟着惊醒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这是?”
 
    “怎么?你还不知道?”一个一看就是闲人模样的人,竟然丝毫不见慌张,反倒是拿出了一把葵花籽,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一般的,在自家的门框外磕起了闲牙:“前几日咱们城内的官老爷所居住的那一片街的居民,就纷纷的以去内陆避暑的名义,出城往西北走了不少人。”
 
    “据说是追赶老佛爷的脚步去了。”
 
    “想来是知道这边的洋人也忍不住了,想要效仿一下他们的同伴,打算在这个佛城内也抢上一把了!”
 
    听到了这话,周围的邻居们不由的大惊失色,他们纷纷的就开始询问这个优哉游哉的闲人:“那你咋知道这个消息的,要是早就知道了你怎么还不跑?”
 
    看着周边这群街坊的担心样,那个闲人一点都不担心,优哉游哉的将早已经磕完的一把瓜子皮,随手往门外一丢,拍拍手回到:“你们傻啊?还是你们认为那些外国人是傻的?”
 
    “咱们所处的地方,这一看就不像是有油水的地儿啊。等到真打起来了,先不论能不能攻陷了那个以硬骨头著称的誓以佛城共存亡的都督将军的防线。”
 
    “单说攻进来之后,挡在咱们面前的商业街和富人区,就够那些大兵们眼花缭乱的了。”
 
    “和那些财富相比,你以为见惯了真金白银的强盗们,会看得上你的铜制的大钱?别自作多情了啊。”
 
    “叫我说啊,咱们还是该干嘛干嘛,警醒这点,别让放的火烧到了自家的房子就行了!”
 
    嗯,这算是个明白人,如果上一辈子没有出那些军队一进城看到了里边的富贵之后,连长官都控制不了士兵,从而造成了满城到处乱跑的局面的话,他说的话还真没错。
 
    但是架不住乱军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散开了啊,不熟悉地形的士兵们哪管的了那么多,蚊子腿也是肉不是?
 
    不过托这个人的福,这一次的平民老百姓所在的区域内,却真的是安静了下来。
 
    而在城外已经与敌人纠缠了许久的都督府的士兵们,却面临到了伤亡小半,防线即将要被冲破的窘状。
 
    “将军,撤退吧,再不退,我们全部的力量都要被全灭在这里了!作为南方少有的抵抗势力,您不能在这里为了一次求财的战役中而消耗掉所有的家底啊!”
 
    
 
    说到这里,这一圈的人竟然十分亢奋的喊出了在现代人耳中耳熟能详的游击战的策略。
 
    “城内通往各主要地点的地道都挖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将军!”
 
    “好的!我们撤退!”
 
    呼啦啦,什么叫做行令禁止,这写原本还在各司其职的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